你跟着我做什么?

      听得鞠义高呼,鞠义亲兵十余骑随之呼喝,鞠义将졌士随即呼应,쁋不过片刻,全军上下皆传杀喇白袍白盔者赏千户。

      公孙瓒战马뛚一路奔袭뱉,已经疲惫,再加上雪地难行,不多时便被샼鞠义追上。

       公孙瓒身后亲兵见状勒马Ո回战鞠义,数名白马义从搭ꘈ弓朝紧追不舍的鞠义放箭。

      但鞠义身着将甲,几只铁矢全射在甲胄上,根本没用。

      见白马义从放᠆箭,鞠义一把拽起马ꔉ鞍上的麻绳⌗,将悬在马侧的手弩拽上来,从腰间布魓囊里拽出一支弩矢装上。

      见鞠义低头装弩矢,白马义从䋤果断拍马扬环首刀迎上,还未到鞠义面屯前,便被鞠义身后赶上的先登士放吘矢射螾中,坠马不起。

      榉“前面骑白马的就是公孙瓒!”

      ꈹ 릦刘坚送来的䵕草原马放在内地都⸊是百里挑一的好马,公孙瓒打了好几个来回,坐下战马早就跑不动了,只能眼看鞠义领兵越来越近。

      鞠义见公孙瓒近在咫㡸尺,立即射出弩矢,却不想这团一麯发铁矢却被披风荡开,落ᄳ到一边雪地里。

      见远射不뙆行,鞠义当即抽出马鞍旁挂着的卜戟追上公孙瓒便是一戟。

      覛 公孙瓒也不能干挺着让他打,赶紧拽出环刀格下这一击具。

      鞠义手上一用力,Ꚗ硬是把公孙瓒手裢里的环刀拉开,公孙瓒实在拉不过鞠义,被拉得门面打开。

      㵞 众多先登骑ꮘ见鞠义与公孙瓒缠斗,便纷纷放下手弩恐误伤了鞠义,只能在一旁干看戏。

      첟 ﶋ鞠义一转戟杆挺戟刺向公孙瓒,后者一伏身,正用披风和戟小枝绞到一起,鞠义往后用力一拽,将詤公孙瓒的白披风给扯了下来涞。

      “看刀짟!”

      鞠义给自己拽了个趔趄险些从马背上摔下去,公孙瓒岂能放过,回手便是一刀,正劈在ꀞ鞠义头顶,奈何兜坚,这一刀只是劈得鞠义头顶生疼。

      洎“滚!”

      㓨不等公孙瓒喘口气,从另一侧靠上来的骑兵拔环刀猛砍向公孙瓒,后者向鞠义一头一闪身,同时手楑上一᠈用力,将头盔拽下来直接砸在鞠义脸前,随即反手又把头盔抛向另ﬠ一头的先登骑兵退敌。

      “你这厮!”

       茉 鞠义被捶个正ʋ着,顿时与公孙瓒拉开了距离,心里ⶃ气愤,顿时把卜戟甩开,从ᮼ马侧把手弩拽上来。

      公孙瓒此刻正与鞠义的铁㪖骑缠斗,数周训出来的骑兵说到底骑术不布如公孙瓒久䞌经䓘沙场磨炼出来的水平。

      两铁ꇖ骑与公孙瓒不过十几个૩回Փ合﹜,便被公孙瓒一刀柄一个全⦑给捶下马去。

      “将军莫怕!赵子龙来也!” 䳑 釈 鞠义楉刚슯瞄上公孙瓒,呼听一声爆喝,心上没什么准䍧备,被吓得멁一抖,本来瞄着胳膊的这支弩矢正从公孙瓒肩甲쓕上弹开⏗。

      쬡 “无名无号也敢与我叫阵!䤂”

      痛 见前方突然杀来一拏支白马队,鞠义顿时火冒三丈,将挂在另一侧备用的铁槊拽上来,挺鰕槊便直奔赵云杀去。

      蒹 赵云见来韍将根本不想和他多废话,于是也拍马迎上,两人铁槊交矴错,鞠义一抖枪柄将赵云槊杆拍开,两柄铁槊都歪了半分,从双方铁兜上蹭过濲去。氋 䶨

      “你这犬豚!”

      与赵云打了三十多个照面,鞠义见公孙瓒跑得不见人影湎,而自己要拿下这小白脸少说也ꑊ得再打个十几个回合,于是干脆也放弃追击,领兵撤退,以免被接应公孙瓒的其他젷部队缠上。

      见鞠义撤兵,赵云也领五十多骑兵向驺本阵撤ꛦ回。

      这一场仗打下来两边脸色都不好看。

      뷻袁绍先后抵达的五万余大军被公孙瓒冲得四散䉤,现在好不容聚拢起来,连跑带死损풫失了四千多人。

      렸 罙 要不是鞠义界桥反杀,追了公孙瓒三里䜈远,自己现在都说不定ᠴ退回城内了。

      䠊而公孙瓒一方三万多人虽然才死了一千創多点,但战马却被袁绍军中的强弩射死빸无数,原ḯ本一万多骑兵现在得有一幼大半变步兵緌。

      而且最让公孙瓒脸上没光彩的事则是被鞠义横达了一轮。

      平日里都是他追人,现在倒好,自꘩己被人뇢打得又丢披风又丢盔,要不是赵哇云ꎠ赶来,自己小命壸非得交代在那莽夫手里不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