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

      “看你们吓깰得。到时候给我几盒烟就行了~”

      白诏压根也没想要什么报酬,能得到一个ᮊ隐藏任务得触发方式,顺便帮李安完成主线任务,汶这些对白诏来讲已经足够了。

      千愁莫本来的意思就是提供任务触发方法作为报酬,现在触歭发方法都大致知道了还索要报酬扑多少有点卸磨杀驴的意ﱁ思。

      白诏是干不出来。

      ﰅ 没过多久,李安⌜到了。

      跟白诏随便扯了几句,几个人开始谈℡正事。

      正因为白诏是职隑业选手而非一直连号玩쵚的玩家,他对于拳礟与剑的基本剧情和任务的印象都已经十分模ﺲ糊。

      除了世界地图他还大体记得,任务链什么的多少年嚁都没再碰过。

      不﨎过前生的拳与剑有完整的新手引导和主支线任务链,这杉点他不可能记错。就目前遇到的状况来说,除了野图上的小怪和角色技能还大致是ᇱ原来那些东西,其他的就没一样对的上的。

      众人互换了一下情报。

      将李安所听见的和小央二人的见闻梳理了一下。

      就仪式举办地点的破坏时间和策略做⼆了一个相对靠谱的计划。

      白诏没想到的是,大伙讨论最激烈的不是怎么完成任务,而是这个“邪神的诅咒”的传播方式。

      有以下这么几种可能:

      ꊦ 1.有人隐蔽起来给₿他们施加诅咒

      2.他们使用了诅咒炲物品

      3.靠听觉传播

      争来争去发现哪个都漏洞百出。

      有人隐蔽起来给他们施듚加了诅咒?

      人藏得再隐砶蔽施加诅咒也会触发魔法效果,这个是ᛘ没法隐藏的。

      1绝对不行。

      他们使用了诅咒物品?

      坂 那踄不是扯吗,几个人都只使用过来波城商人买的HP恢复药剂。这个要是뙣成了诅咒物品那游戏就没法玩了。

      2也不行。

      餽 靠听觉传播。

      中了诅咒的䡾众㍗人唯ᘪ一的共同点就是都芌听过那句“克荪恩,多耶维。”

      但是这样的话这里面有槻bug啊,因为尾鱼和白诏也听过。

      白诏⅛刚想到这,就见尾鱼从领口掏出了一个项链。

      鉴定显示是个五级项链,魔法攻击加成很低,䗭但副属性效果突出——

      “免疫诅咒。”

      㱪众人恍然。

      破案了……

      等会儿……

      那自己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只᡽有白诏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읒本来以为其὆他人都䇒应该和自己一样处于一个更加困惑的状±态,却见千愁莫和李安已经聊起了下一步。

      只有作为网游萌新的尾鱼表达出了和白诏同样的不解。

      “那个……”尾鱼微㋤微低头扬眉,显得小心翼翼뗣。“他是怎么免除诅螺咒的?”

      “啊?”*3 ⹓

      李安看着尾鱼,指着一脸痴呆的白诏:

      “牧师놨职业在每款网游里不都自带神圣属性免疫诅죐咒吗?这是常识啊!”李安笑道。

      “……”

      常识个屁啊!

      原来疎那个世䫠界除非是设计师脑子瓦特了才能给一个职业做出这种IMBA的设定!

      好不容易白诏才忍住了吐槽的冲动。

      在争论的时间里迗,众人发觉这个诅咒不会被重复施加。

       要问为什么。

      㖯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把“ꊝ克荪ⓤ恩,多耶⭿维”重复了十几遍有余。

      ……

      “再见了妈妈今蘲晚௑我就要远航……”

      李曔安一路哼唱낂着各种莫名其妙的儿歌。

      唱的白诏脑‚瓜子生疼ઑ。

      来到夜晚营业的黑市买了一把物攻超高的匕首。ᢧ

      白诏换掉了身上的巨剑。

      딌巨剑虽好,但终究是要换掉的。

      黑市的装备种类非常随机,品质也参差不全。 ꬤ

      㰛白诏没想到的是,这里的黑市竟然能砍价……

      蓝色的匕首,商人卖他一百二十金,他还价说五十金。

      没想到商人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草……大意了。❸

      看见对方开心的样子白诏就知道自己脑袋肯定是小不了。

      来到修道院,本来白诏还担心晚上叫安度为的NPC会不会处于一种不可寻找的状态。

      㷕 刚到就看见老头正在院子里拄着长杖,仰望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哎!那个安……安大爷。”

      風 一时间不知聖道该怎么称깅呼对方,这촸个词就从‣白诏嘴里蹦了出来。

      安度为的反应颇为诧异,显然他也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间点找上自己。

       忽略了白诏的称呼,他恢复了往日ꦄ的平静:“你来了。”似是叹气道:“剑很难找吧?” 距

      白诏从背包里掏出了那柄[兄弟会之剑]。

      安度为以为他是想动手,甚至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媐 却见白诏双手抬剑递向他。 倅

      疑惑的收起了吟唱到掑一半的魔法。

      “这不是你的武器么?”

      “现在用ٚ不上了。”

      安度为苦笑摇头:“我不要你的剑,我只要我祖父那把剑。”

      白诏也懒得跟他㖡解释太多,将巨剑插在地上。

      在巨大的圆月下,古铜色剑柄上的两个突出的大写字母折射出皎洁的月光。

      A.L

      퍖安度为年纪虽大,但并未老眼昏花。

      他看的很真切。

      剑柄收到某种力量的影响,泛出暗金色䅶的辉쮽光。随后与剑身脱离,悬浮在半空。

      ힳ 空隙中的魔力正泛着波纹。

      泛黄的纸卷从剑柄处脱离,似乎与安度为身上的魔力产生了共鸣,光芒逐渐耀眼。

      这是一封信:

      “我的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没能亲手将这柄剑交到你们的手上,是我的失职,现在我只能尽可能弥补这份过错。

      这病剑真正的力겹量只有洛萨家的后人才能够驱使,这封信也只有你们才能打开。

      兄弟会已经不是从前的兄弟会겊了,利斯维·咒刃企驱使兄弟会的力量复活邪神,我死裸后,下任会长或许㬠也难免于难。

      圶 作为我的后人,我的孩子,你没时间为我悲伤,摧毁他的阴谋,绝不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춋

      ——安德里·洛萨”

      这是䢑他祖父的绝笔。

      安度为泪光闪动,嘴唇颤抖。

      ᜱ在为他的祖父难过,也在为他自己的行径可悲。

      他为了祖盎父的遗物和兄弟会委曲求全,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光复洛萨家沦为邪神的走狗릗。 筐

      但自䞿始至终他都忘了,自己的祖父,萨洛家的턀先人是英雄。

      而自以为竴对家族全心ᕔ全意掏心掏肺的自己,才是洛萨家最大的耻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