袍笏一百

      蛑一碗酸梅汤下肚,洪承畴뭑的忧烦心情果然舒缓了许多。多尔衮手摇羽扇,微笑着注视着他。

      㙟洪承畴放下小碗,躬앎身道:“不知摄政王有何吩咐.”

       多尔衮笑道:“先生言重눖了,本王没有什么吩咐,只是有些琐事想要请教先生。”

      “王爷但讲无妨。”洪承畴说。

      惫 “我大清入关已有一月有余。关于᪼西퍌征还是南讨的方略却迟迟未定。”多尔衮渐渐起了忧愁之意:“每次和倦群臣商议,总是各执一词,谁也梾说服不了谁。本王也有些倦了。”

      洪承畴这才恍됆然,原来多尔衮是向自己⠂问计来的,于是便言道:“昔日宋太祖赵匡胤平定天下时也曾问计于宰相赵普,最后得出了先易后难的方略。摄政王,我们当可仿效。”⅕

      “闯贼和明廷,孰易孰难倶?”多尔衮一脸茫然地问。

      洪承畴想了想,说:“明廷坐拥江南,兵力、财力都远在我大清之上。ꉘ而闯贼自从弃了京苈师便一蹶不振,兵沎力虽多,但早已军心涣散ꀃ。”

      多尔衮道:“洪先生是支持西폯征了?”

      洪承畴轻轻摇了摇头,说ୁ:“西边征是要征的㢑,但南边不妨款之。” 

      눲 “款之?”多尔衮皱起了疑惑的眉头。

      款,就是和谈的意思臸。洪承畴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对大顺军和大쾦西军坚决以武力清剿,而对南明小朝廷则要⌥释放出善意,尽量避免挑起战端。긣

      徐枫的话㚦到底还是⬭在洪承畴的心里起了作䘿用。身为大清臣魌子的他,最怕的就是农民军和南明朝廷兵合一处,将打一家。而他提出的“西征南䐃款”之策,正是最好的分化瓦解手段。

      多尔衮自藧然想ⶺ不到这一层,于是陷入了沉沉的思虑中。뭄洪承畴见他不言,便侧了侧身子,试探似的问:“摄政王,咱们大可以款为名,诱得魾明使前来,然后再探一探虚实。”

      彙“哦?此话怎讲?”多尔衮问道氰。䄮

      洪承畴说:“倘若明廷兵力强盛,뇠咱们就可仿宋金旧例,叫他称臣纳贡。倘若明廷疲敝衰弱,咱们也可仿宋元故事,出兵剿灭之。”

      洪承畴的这个策略真是阴狠毒辣,也让多尔衮睁大了双眼,心中阴煘霾被一扫而光。

      ˴ ㅚ“好!洪先生真乃孔明在世。”多尔衮站起身来,高声赞道。但他转念一想,又坐了下来,说:“可明使不肯吐露实情,或者假意诓骗我们,又该当如何?”

      洪承畴殞胸有成竹似的笑了,说:“这一点臣也想到了。所以,臣斗胆向摄政王推举一人。此人胸中有韬略,朝中又无根基,正好可以为我⬯所用。”

      㴱 阰 푲“愿闻其详。”多尔衮不自觉地凑到了近前来。

      洪承畴也压低了声音,说:“此人名叫徐枫,是臣的幕僚。臣打算让他投奔南朝,一探Ã虚实。”

      多尔衮瞪大了眼睛,问道:“靠得⤚住吗?”

      “靠得住。”洪承畴点头答应。实际上,徐枫是不是靠得住他也不知道。但他向来自信,自问自己绝不会看樎错人。

      多尔衮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此事需得暗中进行,不可走漏风声。”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洪承畴满口答应着。

      洪承畴在回去的路上心情已舒畅了许多。他要将徐枫当作石子投入南朝湖中的뢀计划已得到了多尔衮的许可。一切似乎都在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着。

      但他的心里仍然充满着忧虑。他用徐枫,酦完全是出于利己主义的私팢心。一旦大清得势,徐枫就可以成为自己安插在南明的眼线;而一旦南明得势,徐枫就又成了自己反水的牵线人。

      可老实说,不到万不䁪得已洪承畴是不愿再做一次贰臣的。他也是个读圣贤书的士大夫,怎会不知쁝“羞耻”二煉字怎쉚么写。但在这风云激荡的乱世中,如果他真的惜命又惜名的话,除此之外,哪里还有更好的方略呢?

      自此之后徐枫便被洪承畴提拔,成为了自己的亲信。于是前来巴结、逢迎徐枫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徐枫得势,宁采儿也被他讨去做了贴身的丫鬟。说是丫鬟,徐枫对她却没有丝毫的倨傲,反倒是客客气气的,能自己动手的必定自己来,绝不轻易麻烦宁采儿。这更让宁采᎗儿心下折服,抱定了此生追随徐枫的信念。

      除了宁采儿以外,徐枫也还时刻ᎉ记挂着长平公主和朱慈炯。周奎的家里他⒌去了两次,却都不♑见那对姐弟的踪迹。后来,周家ꕝ宅院被一个满洲大官占了,徐勄枫再也没有⾁去过了。恭顺王府的兰儿倒是来找䫒过徐枫两次,二人相谈甚欢,但最后也只得各自散去。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时值十컌月쭨末,正到了晚秋时节。就在䇗这天的中午,一队入城的人马引来了无数百姓的围观煗。

      所来之人便是南明朝廷派来和议的使团,以光禄大夫左喭懋第为主使,以水师提ᚊ督陈洪范和文华殿学士马绍瑜为副使,前后跟着的还有一众随行人员。

      左懋第年约四十,身材精瘦,皍双目却是格外有神。他张目一瞧,但见满城男丁无不剃发易服,心中更是心痛。“时间狢虽然只过了ⶐ几个月,但如今的京师却给人以恍如隔世之感。”他眼眶红润,叹息着说。⼮

      陈洪范催马上前,提醒他说:“左大人不可伤悲,此城已是满清都城,咱们绝不能让人瞧了笑话。”

      左懋第忙举袖拭泪,说:“陈大人提醒得是。”

      像使团在专ි人的引领下住进了招待ꚥ外宾的鸿胪寺中。鸿胪寺虽然叫寺,却不是和尚住的寺庙,而是朝廷举办典礼的机构。

      左懋第等人被安排进了一间足以容纳十数人的大房间。众人打量了一下四周,纷纷点头表示满意。

      给他们引路的小厮却是一脸蛮横,没好气地说:“明使先在此处歇息,我们会有人来与歗你们接洽。”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陈洪范拦冷冷一下。“小哥。”陈洪范笑嘻嘻地从袖筒里摸出一锭银子递给他,说:Ꟶ“请小哥通报一声,我们此番也是谒陵而来,还请小哥行个方便。”

      小自厮收下了银子,板着的面孔总算有了一丝松弛,但仍是不耐烦地说:“先等着。”然后就匆匆离去了。

      絘 “哎我说……”陈洪范还想拦他,却被左懋第叫住了。

      “陈大人,咱们谒陵是天经地义,大可不必卑躬屈膝。”左懋第说。

      陈洪范面露羞愧之色,连连说着:“甚是甚是……”

      “不蠲好!”使团中的一个大臣向窗外一望,皱眉说道:“鸿胪寺被重兵鋉包围了。”

      左懋第和陈洪范上步一瞧,果见一队八旗兵丁将鸿胪寺围豓了个水泄不通。

      左懋第疾奔下楼,就要冲出门去。两边兵丁急忙上步将他肩膀按住,喝道:“明使不许外出!”

      左懋第怒道:“我们是谈判的使者,不是囚犯!你们凭什么将我们看押?”

      这时候,一个满族武官徐徐走来。此人正是两个月前,当街鞭打过徐枫的博洛。

      謕 늸 “吵什么?”博洛不耐烦地竦说:“⚅左大人,派兵来护卫也是我们摄政王的意思。您可别叫我们为难。”

      “哼!”左懋第重重地甩开了那两个士卒,说:“那你就嗅叫你们的摄政王⃍来解释清楚!”

      博洛面色一变,道:“大胆!摄政王岂是供你驱使的?”他斥责了一fl句之后,神色又缓和了下来,笑道:“不过,或许洪承畴先生会来见你。”

      “洪亨九?”左懋蜡第将不屑地眼光一瞥搩,便转头上楼去了。陈洪范却又急匆匆而来,对博洛施了一礼,说:“我们左大人艻就是这个脾气,您不要见怪。”

      博洛露出了笑颜,道:“你还算识相。他⇩日我大清铁骑踏破南京城的时候,我可保你做个官鵴。”

      陈洪范喜上眉梢,正待타答话,却听见左帆懋第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江南水网纵横皅,满清铁骑未必能够驰骋。我大明还有精兵不下百万,莫要小觑了!”

      博洛讨了个没趣,只是重重地一甩袍袖ꤍ,转身离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