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怎么收拾你

      퐒李槐花掏钱出来応付账,李丙成说붯什么也不ﭞ收。

      站旁边的顾向北和刘翠莲看着푶,谁也没有说话躉。夫妻两亶心里都明白,李老板那是看在侄女李槐花的面子上,才不收钱的。

      李槐花不想难为亲叔叔,把钱硬塞进李丙成的兜里。

      李丙成没有办法了,只好收下。不过少算了一份,就收了两碗面钱。

      쏋李槐花薋也没推迟,把叔叔递过来的틅钱接下,放进包里。

      顾向北道:“李老板,你家老字号的稰面就是好吃,以后我们夫妻还싯会来的。”

      蝠李丙成一脸的笑眯眯:“欢迎顾老板光临。”

      榷 顾向北嘿嘿笑道:“老板不敢当,我现在只是养猪场的一名工人罢了。”

      刘翠莲瞄一眼李丙成,啥也没说。神情有点古怪。

      李槐顶花看看手机,时间不早了,快八点了。顾向北夫妻两也该去镇北山上的养猪场上班了。就挥₵手和李丙成说声再见,带顾筎向北夫妇걤离开。

      来到外面胡同口,顾向끂北下意思回头看了一眼。

      李丙㩋成䖷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满脸善意的微笑。

      刘翠莲道:“李主任,丙成叔叔今年多大了,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他年轻了呢。”

      李槐花:“那是你的错觉,其实我叔叔比去年老了不少⨩。你发现没有,他额头上的皱纹又增加了。脸色也没去年好。我估计他身体上可能出了问题。”

      “那他家人呢췳。他儿子还有他老婆呢。”

      “他儿子和媳㏑妇去外县开分号去了。我婶也去了。留下来的这家老字号就我叔一个人在操持。疫情之前还请了两个人,现컀在就他一个人在做。”

      刘翠莲明白了,不再问了。

      顾向北背手走ꀀ路,一句话也没说。

      来到大街上,李槐花跟顾向北夫ꖮ妇分手。顾向北带妻맗子乘坐摩霐的ႍ去䛞了养猪场。

      李槐花准备去菜市场买些菜回ゲ去,不过走到菜市场门口时又停魢下了,忽然想起玫瑰苑大酒店。不知道丁长发מ是ꊈ否还住在玫瑰苑。从上次去酒店找ڒ过他之后럐,李槐花的心情就一直处᧙于低谷状态。总觉得丁长发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没有离婚之前,她有权知道蠩他的一切。

      于是李槐花揁没有多想,转鈶道去了玫瑰苑。

      酒店门口站着两个清一色的美女秮。她们身着蓝装,打着领带。雪白的衬衣领子敞开那么一点,彰显出女人的特有魅力。

      骚货!李槐花不禁在心里骂骂咧咧。好看的柳叶眉蹙了起来뼟。

      괳 哧溜一声!身后传来小轿车停下的声音。

      莫䂠非是丁长发那混账从外面回来了?

      鄆֪ 李槐花的心思在此时此刻䴴十分敏感,忍不住回头去看。

      却是邓树国驾驶着一辆縋崭新的白色宝马出现在她的面前。车上也就邓树国一个人。

      李槐花吓了一跳,跑过쏨去趴在车窗玻璃上看里䰶面。

      ᠐肥胖得要命的邓树国也被她的这番춇表情吓一跳,打开车窗道:“李主任,看啥呢。我车里没人。就我一个司机呢。”

      李槐花的确没㢳有看见其他人搸,说㱭道:“ʜ邓老板,你回来就好。我问你,丁长发还住在里面吗?我有事情找他。如果他在,麻烦你带我过去。”

      邓树国道:“别提他了,他就是个不要脸的主。李主任,不是我多嘴。你跟丁长发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至于他这样躲着你吗。实话跟你说了吧。从你上次来酒店找过他之后,他当夜就搬走了。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他还欠了酒店一笔钱呢。现在全눻酒店的人都在找他萬,可嫟是没有人知道他ﴴ的去向。如果他回뭂家去找你,请你给我打电话。哦,这是我的名片。麻烦你收下。औ”

      ㍝ 打开包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李槐花。

      李槐花没有接,目光冰冷地上涬下打量着邓树国,满脸的唏嘘表情道:“邓老板,你这话我不太相信。丁长发虽然不룪要脸,但他毕竟还是뫘我的丈夫,至少在离婚手续썤办理之前,他还是我ൖ的合法丈夫吧。除非你퀨现在艹就把丁长发找出来见我。否则说破天我也不信,他会欠팎下酒店的钱。再说他丁长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女郐人和钱。” 쫤

      邓树国걁:“你不信嫓我也没有办法。要不随我进둲酒店歇会,我慢慢跟你讲。”

      裟李槐花心想今天反正没事,琢磨之后就答应了。

      邓树国打开门下来,面朝李槐花行了一个礼道:遄“李主任请。”

      곚 李槐花撇嘴一笑:“少来,我不吃你那醊一套。”

      럟嘴탾上这么说,可还是随邓树国走进了酒店。

      站门口的两美女见邓树国回来,纷纷跟他打招呼,抛媚眼,搞得身后的李槐花尴尬不已。忍不住在心里再次骂了一声骚货。

      邓树国将她领进自己的办公室,顺便告诉李槐花,他现在已经是玫拍瑰苑酒店的副总经理了。

      李槐花惊讶地看着他,想想第一次来的时候,邓树国告诉她,他只是帮酒店总经理暂时管理一翅下酒店而已,这才几天功夫,就正䳆式成为酒店的副总经理了。于是李槐花心里總有了∔一种被欺骗的㬥感觉,至少她怀疑ꬰ上氟次邓树国跟她说的话就是在骗她。

      对待欺骗她的男人,她自然有办法对付。

      邓树国领她走进办公室,忙着给她倒晸茶递烟。

      츭李槐花心烦的时候,偶尔抽上一支香烟。这次也没客气,把邓树国递过来的香钔烟接下,用两支细长ꁓ的手指夹着,靠在椅子里藐视着面前这个胖男人。

      雅 邓树国肥胖得的确可以,脑袋差点成了圆球,脸色却红润有加,可Ἀ见日常生活끨是多么的惬意和没有烦恼。像他这种胖男人,想拿下他简直就䲘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过李槐花对邓树国没有意思,在她的眼里,他还不如䱉养猪场َ的郭书明呢。

      邓树国其实早就迷上李槐花了。从他知道李槐花正在跟丁译长发闹离婚那一刻,就在心里盘算好了。不管怎么样뢤,必须想办法把麻柳街的大美人李槐花搞到手,让她心悦诚服地做他的女人,哪怕就做他的秘密情人也罢。边拿来打火机给李槐花点烟,边在心里得意地琢磨。

      李槐花把香烟点냨燃,吸了一口,坐正身子盯一眼邓树国,说道:“邓老板,我猜你应该知道丁长发的去处,只要슗你告诉我,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都可以。但说好了,我的身子你不能碰,否则跟你没完。”

      邓树国一脸的笑眯眯,道:“那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呢。比如我可以看看你脱光的样궬子吗?” ݓ

      “打住吧邓老板,你这话越界了。再说的话你会后悔。”

      李槐花掐灭烟头,一脸的冷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